江西11选5乐五

我的位置 > 江西11选5乐五 > 专辑 > 味儿
李常超(Lao乾妈) - 味儿
全部播放

专辑名:味儿
歌手:李常超(Lao乾妈)
发行时间:2021-01-24

简介:一入红尘味,归来还风骨 纵有长情魂,大梦醉或无 天光温软,何妨解下一身行囊,开坛烈酒,倚着青山坐。 听远行人在途径时,被清风不经意间,吹落的人间烟火,隐着的赤忱心声。 暂歇脚的侠客擦拭着长剑,面色坚毅,在一呼一吸间, 透着浓厚的江湖气息,他只愿“生不离满腔豪情,死不问埋骨何方。” 被号称英雄的人,眼中倒映着侠肝义胆,不惧风雨,不贪虚名, “渴望世间多英豪,却不必留名姓。” 烟雨时节,有人轻推开窗,他的一生寥寥数语,只余叹息,“都在与他对望里。” 隔着遥远的山峰,迢迢明月细雨中,埋着一座红墙深宫, 她低语“那些女子,像水又像轻风。” 恍然琵琶声响起,夜色婉婉,犹如戏中人的一曲,“百转千回,细细雕琢。” 岁月如镜,照彻你我,也照见路人琉璃眼瞳,另有痴我。 当烟云散去,天光落入山脚。酒醒时,原来是心中百景,可解红尘味。 1、我滴乖 此身向红尘,不问归何处-南岐 江湖传闻里,充斥着刀光剑影的“侠”,和一腔肝胆的“义”。江湖从不沉默,在千百年更迭中,书写着风骨传奇的快意和磊落。如同在方寸天地间落下一颗种子,江湖便是孕育它的土壤,人生在红尘,难免殊途同归,归于江湖。 离别时候可抱拳送知己,久别重逢能好酒迎知音,逆旅所遇见悲苦,须洒泪吞愁绪,欢畅潇洒处,也必要击掌高歌向长空万里。江湖最需要人去成就它的壮阔浩大,也需要人去充盈它的细腻柔善。当人们各自走向自己的道路,在途中碰撞的千百次离合悲欢,便是一处坦然江湖。我辈豪情,皆是自在江湖心。 2、无题戏 与他对望,平生不过三次-梨衿 人生如逆旅,多得是同行的过客,熟悉与陌生的界限常常模糊到无法形容。 太多潦草的萍水相逢与渐行渐远,朝夕相对过后,仍旧各自走着各自的路。 却也有人相见寥寥几次,就彼此看明了一生。 这是属于那个年代的故事—— 辞乡万里,颠沛离散,以诗抒怀,无畏奔赴。 他们平生只对望过三次,隔着晴昼光景,隔着倾城大雪,隔着熙攘人群。 每一次,都在对方的眼中更加看清自己。 而听戏的我们记得,在那个苍凉世道,有过这样微如尘芥的小人物。 或许无题可叙,却都曾经鲜活。 3、市中酒:英雄自无名,坊间口口传-火火 什么是“侠”?是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,亦或是“浪迹江湖,行侠仗义”?被众多文学或影视作品所影响,人们渐渐给“侠”的定义赋予了更多高尚、正义,以及超脱于平凡。 但事实上,“侠”起于微末,源于市井。是路见不平时的援手相助,是保护弱小时的挺身而出,是心中尚存的一腔碧血,是不甘现状的一股意气。 而就是在闹市中这样一个方寸之地,每时每刻都在演绎着、流传着这样的故事,人们在谈论这些故事,或者也成为故事中的一员。 侠之一字,延绵从未断绝。 4、小庭花:香埋金螭宫掖土,俱是风华绝代姝-慕清明 翻开史册,那些广为人知的后宫红颜,似乎往往不是怨妇就是祸水。班婕妤、陈阿娇、杨玉环、小周后……可是她们每一个,都曾是那么的天真清丽,款款情深。在时代的重压和身不由己的命运中,背负了太多本不该她们背负的东西。“美”不仅是赞赏,甚至成为负累。 《小庭花》所构想的,也许是一个平行世界。在那个世界里,后宫女子们依然有天真懵懂的爱和伤怀破碎的真心。她们曾经都以为,只要自己风华绝代,就能拥有爱。谁知最终困锁于红墙青瓦,长夜寒宫。也许她们也曾害怕过,失望过,疯癫过。 不同的是,在另一个世界里,会有另一种结局——当她们发现自己只是“锦绣江山花满城”里无足轻重的一份子时,她们毅然决然地转身,在生命落幕之前清醒过来。 像是风中的蝴蝶,承受着风,也对抗着风。 如果没有人来救赎你,就自己救赎自己。 5、夜平江:平江路一入夜,苏州市就变成了姑苏城-择荇 在千年之后,那些沉默的都市,恢弘的城墙,或许需要一次天地可鉴的鹅毛大雪,才能掩盖摩登时代的妆容,显露出时光纵横的本色来。而苏州是最不一样的,她仿佛从来没有被时光雕饰,永远是古典秀丽的。她并不需要风霜雨雪掩饰痕迹,可若要欣赏她最素面朝天的妩媚,那必然是每个入夜的时分。只要平江路一入夜,苏州市就变成了姑苏城。而路边的小阁楼里一响起琵琶声,旅者都变成了戏中人。 或许曾有某个夜行人路过麒麟巷,经过一宾客满座的小楼台,台上的杜丽娘正轻舒水袖,妙目流眄,有意无意地睇到了栏杆外步履匆匆的那个他。瞬间周遭的行人都变作了花木,楼宇屋檐皆是假山,青石板顿成莲荷小池,而砖缝积水中反射的点点华灯,都游作了鳞鳞锦鲤。只有台上的杜丽娘,仍然还是那个杜丽娘。 6、瞳人语:世上有痴我,我有琉璃瞳,瞳中另有人-择荇 《瞳人语》乃蒲松龄《聊斋志异》中一则小故事。讲一长安才子为人轻佻,品行不端,偷看女子,被人掬土扬目,双眼不可睁。回家后发现睛生白翳,流泪不止,日渐严重。且一日忽听双目中各有一小人对话,声音如蝇,言“庭中兰花多日不照料,已然枯死。”才子让妻子去庭中查看,果然如此。又闻左侧瞳中人说“我等来往对话不便,不如搬来一处。”他顿觉左眼眶剧痛,目眦欲裂,顷刻似有物破出,左眼遂豁然开朗。方知左眼瞳中人已破壁而出,来到右眼。于是他从此一眼可正常视物,另一眼却有两人寄居,因能看到凡人所不能,终日对话,喁喁私语。 每个人的眼中,都寄居着瞳中人,不断私语,告诉肉眼凡胎之外,乃有另一层境界。也许这不过是“心有所见”的映射罢了,然而世人所看见的,和瞳人所呓语的,哪一个才是出自本能?

更多 >>

一入红尘味,归来还风骨 纵有长情魂,大梦醉或无 天光温软,何妨解下一身行囊,开坛烈酒,倚着青山坐。 听远行人在途径时,被清风不经意间,吹落的人间烟火,隐着的赤忱心声。 暂歇脚的侠客擦拭着长剑,面色坚毅,在一呼一吸间, 透着浓厚的江湖气息,他只愿“生不离满腔豪情,死不问埋骨何方。” 被号称英雄的人,眼中倒映着侠肝义胆,不惧风雨,不贪虚名, “渴望世间多英豪,却不必留名姓。” 烟雨时节,有人轻推开窗,他的一生寥寥数语,只余叹息,“都在与他对望里。” 隔着遥远的山峰,迢迢明月细雨中,埋着一座红墙深宫, 她低语“那些女子,像水又像轻风。” 恍然琵琶声响起,夜色婉婉,犹如戏中人的一曲,“百转千回,细细雕琢。” 岁月如镜,照彻你我,也照见路人琉璃眼瞳,另有痴我。 当烟云散去,天光落入山脚。酒醒时,原来是心中百景,可解红尘味。 1、我滴乖 此身向红尘,不问归何处-南岐 江湖传闻里,充斥着刀光剑影的“侠”,和一腔肝胆的“义”。江湖从不沉默,在千百年更迭中,书写着风骨传奇的快意和磊落。如同在方寸天地间落下一颗种子,江湖便是孕育它的土壤,人生在红尘,难免殊途同归,归于江湖。 离别时候可抱拳送知己,久别重逢能好酒迎知音,逆旅所遇见悲苦,须洒泪吞愁绪,欢畅潇洒处,也必要击掌高歌向长空万里。江湖最需要人去成就它的壮阔浩大,也需要人去充盈它的细腻柔善。当人们各自走向自己的道路,在途中碰撞的千百次离合悲欢,便是一处坦然江湖。我辈豪情,皆是自在江湖心。 2、无题戏 与他对望,平生不过三次-梨衿 人生如逆旅,多得是同行的过客,熟悉与陌生的界限常常模糊到无法形容。 太多潦草的萍水相逢与渐行渐远,朝夕相对过后,仍旧各自走着各自的路。 却也有人相见寥寥几次,就彼此看明了一生。 这是属于那个年代的故事—— 辞乡万里,颠沛离散,以诗抒怀,无畏奔赴。 他们平生只对望过三次,隔着晴昼光景,隔着倾城大雪,隔着熙攘人群。 每一次,都在对方的眼中更加看清自己。 而听戏的我们记得,在那个苍凉世道,有过这样微如尘芥的小人物。 或许无题可叙,却都曾经鲜活。 3、市中酒:英雄自无名,坊间口口传-火火 什么是“侠”?是“侠之大者,为国为民”,亦或是“浪迹江湖,行侠仗义”?被众多文学或影视作品所影响,人们渐渐给“侠”的定义赋予了更多高尚、正义,以及超脱于平凡。 但事实上,“侠”起于微末,源于市井。是路见不平时的援手相助,是保护弱小时的挺身而出,是心中尚存的一腔碧血,是不甘现状的一股意气。 而就是在闹市中这样一个方寸之地,每时每刻都在演绎着、流传着这样的故事,人们在谈论这些故事,或者也成为故事中的一员。 侠之一字,延绵从未断绝。 4、小庭花:香埋金螭宫掖土,俱是风华绝代姝-慕清明 翻开史册,那些广为人知的后宫红颜,似乎往往不是怨妇就是祸水。班婕妤、陈阿娇、杨玉环、小周后……可是她们每一个,都曾是那么的天真清丽,款款情深。在时代的重压和身不由己的命运中,背负了太多本不该她们背负的东西。“美”不仅是赞赏,甚至成为负累。 《小庭花》所构想的,也许是一个平行世界。在那个世界里,后宫女子们依然有天真懵懂的爱和伤怀破碎的真心。她们曾经都以为,只要自己风华绝代,就能拥有爱。谁知最终困锁于红墙青瓦,长夜寒宫。也许她们也曾害怕过,失望过,疯癫过。 不同的是,在另一个世界里,会有另一种结局——当她们发现自己只是“锦绣江山花满城”里无足轻重的一份子时,她们毅然决然地转身,在生命落幕之前清醒过来。 像是风中的蝴蝶,承受着风,也对抗着风。 如果没有人来救赎你,就自己救赎自己。 5、夜平江:平江路一入夜,苏州市就变成了姑苏城-择荇 在千年之后,那些沉默的都市,恢弘的城墙,或许需要一次天地可鉴的鹅毛大雪,才能掩盖摩登时代的妆容,显露出时光纵横的本色来。而苏州是最不一样的,她仿佛从来没有被时光雕饰,永远是古典秀丽的。她并不需要风霜雨雪掩饰痕迹,可若要欣赏她最素面朝天的妩媚,那必然是每个入夜的时分。只要平江路一入夜,苏州市就变成了姑苏城。而路边的小阁楼里一响起琵琶声,旅者都变成了戏中人。 或许曾有某个夜行人路过麒麟巷,经过一宾客满座的小楼台,台上的杜丽娘正轻舒水袖,妙目流眄,有意无意地睇到了栏杆外步履匆匆的那个他。瞬间周遭的行人都变作了花木,楼宇屋檐皆是假山,青石板顿成莲荷小池,而砖缝积水中反射的点点华灯,都游作了鳞鳞锦鲤。只有台上的杜丽娘,仍然还是那个杜丽娘。 6、瞳人语:世上有痴我,我有琉璃瞳,瞳中另有人-择荇 《瞳人语》乃蒲松龄《聊斋志异》中一则小故事。讲一长安才子为人轻佻,品行不端,偷看女子,被人掬土扬目,双眼不可睁。回家后发现睛生白翳,流泪不止,日渐严重。且一日忽听双目中各有一小人对话,声音如蝇,言“庭中兰花多日不照料,已然枯死。”才子让妻子去庭中查看,果然如此。又闻左侧瞳中人说“我等来往对话不便,不如搬来一处。”他顿觉左眼眶剧痛,目眦欲裂,顷刻似有物破出,左眼遂豁然开朗。方知左眼瞳中人已破壁而出,来到右眼。于是他从此一眼可正常视物,另一眼却有两人寄居,因能看到凡人所不能,终日对话,喁喁私语。 每个人的眼中,都寄居着瞳中人,不断私语,告诉肉眼凡胎之外,乃有另一层境界。也许这不过是“心有所见”的映射罢了,然而世人所看见的,和瞳人所呓语的,哪一个才是出自本能?